渊苍

阴阳师 文豪 月歌 free 不愉快的物怪庵blabla
文渣渣求轻拍

加个好友嘛! 留下id也可以哦

【末冬】社长x原创女主

唔哇 又来发废文了 啊哈哈哈哈哈 这章写的比上次的还烂
OOC灰常严重 慎入
小学生文笔 在心里尽量吐槽吧!
果咩是写到烂掉的春药梗 正在考虑要不要写番外车。
然后 文里根本就是很多废话 所以 我为我的文笔说声对不起!!

自从那天 北间木就正式在侦探社里工作了

除了每日调戏社长以外 自己份内的工作倒是完成的非常漂亮。

例如
某次顺利的完成任务。。立马冲回侦探社向社长讨摸摸的北间木
又例如
某次唱歌唱开心了之后把敌人的基地整个炸掉 灰头土脸的回到侦探社让社长帮她擦脸的北间木

一开始福泽谕吉是拒绝的 不过看到某木小狗般亮晶晶的眼神
不知道怎么回事 心突然就软了下来 拿起手帕慢慢的把灰扑扑的小脸给擦了干净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福泽出门给乱步买点心的时候 ,会下意识的多买一份
看到北间木拿到点心高兴的笑脸 会在转身之后 勾起了连自己都没发觉的宠溺微笑。

福泽没发觉自己渐渐的习惯了有北间木在身边捣乱的生活
习惯了有一个女孩调戏自己 捣乱玩累了就在自己办公室的沙发熟睡 留下自己无奈的帮她盖上毯子

福泽看过北间木发动异能的样子

歌声响起 风也吹起
随风狂舞的酒红色头发 看似妖艳却又跟白色连衣裙的纯洁糅合在一起 成了独一无二的画面
金色的眼眸锁定着敌人 发出了猎食者的光芒

福泽不得不承认 这个时候的北间木美得不似人类 让人移不开目光

两人越走越近的关系都被侦探社的大家看在眼里
但是两人却迟迟不捅破那层薄薄的纸去确认关系。
大家都在为社长的情商捉急
就连号称侦探社情商第一低的国木田都想把社长绑起来丢进北间木的房里

每次当谢野问起他们关系进展的时候
北间木也只会说一句谕吉是大笨蛋

自己明明就表现的那么明显了 谕吉却还是没有反应 不喜欢就算了 为什么还要对自己这么好
北间木越想越沮丧 想不开了干脆就开始躲着福泽

与谢野知道社长的顾虑 无非也就是年龄这件事 不过看来北间木也并不介意

所以与谢野决定和太宰一起搞事!(这什么鬼发展)

而过几天就是社长的生日

北间木正在苦恼要送什么礼物给福泽
太宰突然就凑了过来贼兮兮地说,
礼物全包在他身上就溜走了 留下北间木一脸蒙逼的看着太宰欢快的背影

之后几天 与谢野和太宰整天不见人影,说是在筹备社长的生日
估计也只有乱步真正知道他们俩的鬼点子

很快就到了福泽的生日 他知道大家都为了他的生日在筹备
不过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说出来了这些年轻人大概就会觉得不好玩了吧

说起年轻人
最近北间木一直都躲着自己 想起了这件事情 心里泛起了一丝丝的苦涩
福泽又何尝没对北间木动心 只是需要顾虑的实在太多了 年龄 对方的家长 。。什么的

咚 咚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拉回了福泽的思绪
“社长 ~ 我们一起去社里吧~~~~“
是太宰
“恩“
福泽收拾一下自己的心情 打开门就跟着太宰一起去侦探社
路上很多次想开口问问北间木的情况 但是都硬生生的被自己压制了下来

如自己所料 打开侦探社的大门 迎面而来的是缤纷的彩带和大家真挚的祝福

不过。。还是有一个东西在福泽的预料之外

谁来告诉福泽那个巨大的礼物盒是怎么回事

一个小时之前。。。
北间木正在和镜花讨论怎么装饰墙上
突然被与谢野叫走
理由是 想请她尝尝看料理
结果才尝了一口 眼前突然一片黑之后就没了意识

在确定北间木昏睡了之后
与谢野和太宰合力把北间木的手脚用缎带绑起来 嘴巴用胶带封住 放进礼物盒里 。。。。。就搬到了侦探社

--------
扫了一眼周围 却没看到北间木的身影。。也是 那丫头都躲自己躲了那么多天了 怎么可能还会出现 福泽在心里自嘲的笑了笑

派对如常的进行 不过是人都看得出来福泽的心思并不在派对上 至于是在哪里 侦探社的各位心知肚明

派对结束后 想办法把礼物盒弄到家里的福泽 盯着礼物盒看了一会儿
就开始拆礼物
 
打开盒子。。。。里面的东西。。。额不 人

许久不见人影的北间木正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
福泽赶紧把她手上的缎带和嘴巴的胶带拆掉

注意到北间木脸上不正常的红晕 还未问出口 北间木就跌跌撞撞的从礼物盒爬出来跑到浴室里 把自己锁起来

体内的炙热肆虐着北间木的理智
打开莲蓬头 喷撒在身上的冷水反而让身体更加的感受到药物引起的热度
从私处传来的空虚和黏腻感使北间木不自觉的夹紧双脚

咚 咚
“喂! 没事吧?!“
 福泽略嫌焦急的声音在门外传进来

这时候还想关心自己
明明表现的这么明显了 为什么谕吉还看不到自己的心意
自己是 真的 真的 很喜欢谕吉的啊。。
多日累积的委屈在此刻理智全失的时候爆发了出来

“走开! 别管我!你这个情商低到无可救药的大叔!“

最后一句的哭喊让谕吉哭笑不得
只能半哄半强迫的想办法让浴室里的人开门
“乖 先开门 ,再不开门我就拿钥匙来了啊?“
“我不要 谕吉大笨蛋! “

“。。。。。那你先出来 先找解药好不好“

“不好 。。“

见北间木完全听不进自己的话 谕吉只好走去拿了钥匙来打开浴室的门

打开锁住的门 谕吉走进浴室 看到北间木靠着墙壁 软瘫在地上
白色连衣裙因为湿掉了的关系而紧紧的贴在了发育良好的身躯
雪白的皮肤若隐若现 让谕吉有点口干舌燥
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制力 到了北间木面前却在慢慢的瓦解

北间木慢慢的抬头 金色的眼眸里充满着挣扎和欲望

“解药呢。。。?“
沙哑的声音在此时此刻传到谕吉的耳里竟然有点勾人的味道

“春药的解药你是知道该怎么做的吧?“
“.....那你要我跟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做这种事?“

北间木的话让谕吉顿了顿 然后慢慢的蹲下直视着眼前的人
“你认为 我是那么随便的人? 我们之间要顾虑的很多 不是吗?年龄。。你的父。。“
话还未说完 就被北间木激动的打断
“我不在意 ! 我在意的话 还会缠着你吗?!!至于父母的话 早就死了 !“

北间木的理智正一点一滴的向外流失 一个激动就扯着谕吉的衣领 吻了上去

要是刚才沙哑的声音是在瓦解谕吉的理智的话 现在这个吻就是让谕吉的理智彻底断线 尤其是面对自己动心的人

北间木青涩的吻技让谕吉轻易的夺取了主权
舌头撬开北间木的唇 掠夺着她嘴里的甜蜜和空气 
分开时还带着淫糜的银丝

谕吉抱起北间木往房里走 怀里的人还在不安的扭动 挑战自己的耐性
将北间木往床上轻轻放下 双手撑在她的两侧 自己刚要覆上她的唇 却被北间木推开

“呐 谕吉 你 喜欢我吗?“
这个问题愣是把谕吉弄得想狠狠的欺负这个小笨蛋

“我说了 我不是随便的人 不喜欢你我早就把你丢出家门了 小笨蛋“

谕吉的回答让北间木笑了出来 却又因为腿间的空虚皱起眉头 不自觉的磨蹭双腿

“谕吉。。我好难受。。唔。。“
“恩 我在 我一直都在。。。“
 说完  谕吉轻柔的覆上北间木的唇 手解开了北间木的衣襟

那一夜 一夜绮旎

 【末冬】社x原创女主

重度ooc 取名废
结果还是发了上来
 私设一大堆 接受不了的话。。就不要看呐
小学生文笔
不喜欢就在心里默默吐槽。。吧
------------------------

福泽谕吉推开门后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情景

小小的身影趴在他的办公桌上睡得正香

酒红色微卷的长发顺着桌沿垂下
随着窗户吹进来的风微微的舞动
福泽放轻脚步 缓缓的靠近正在熟睡的人儿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 缠上了柔软的发丝
思绪随着微风 飘回了自己与她相遇的当初

----------------------
全橫滨的人都知道侦探社和港口黑手党不和的事实
今天的他们也很欢乐的在撕杀呢

“哎呀呀~这不是漆黑小矮人吗~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矮小呢~“

“妈的死青花鱼 你他妈的再给我说一次试试?“

“啊?你说什么呢小蛞蝓? 大声点哇?“

“你这个家伙!! 。。“
其实不和的好像也只有他们俩

就在以往的双黑吵的正开心(?的时候。。

叮铃~ 叮铃~ 叮铃~

清脆的铃铛声在众人的周围响起 让人摸不清声音真正的方向

侦探社和港口黑手党的每个人都做好了随时迎战的准备

伴随着铃铛声 凌厉的歌声响起

あかやあかしやあやかしの

鸟居 越えたその向こう

歪み歪んだ この心

すべてあいして 喰らいましょう。。“

在歌声响起的同时,原本在地上静静躺着的枯叶像受到暴风的吹动猛烈的在四周围飞舞

柔弱的枯叶瞬间化作锐利的刃 划在了众人的皮肤
鲜红的血液喷撒而出 随着枯叶的飞舞 化作了一副艳丽的画
惨叫声连连响起
太宰一行人原先已经做好了受伤的准备
不过枯叶像是有灵性般的避开了侦探社的大家

回过神来 凌厉的歌声已经停止 沾血的枯叶像是失去生命似的落在了地上

黑手党的每个人都无一幸免 包括中也身上也挂了彩

“你们还真是吵闹 。。
哈 真是一副不错的画面 打扰本姑奶奶的睡眠时间 活该 哼╭(╯^╰)╮“

身后传来了女孩的声音 侦探社回过头 看见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等身的酒红色头发 一袭纯白色的连衣裙包裹住了少女发育良好的身子
脚踝和手腕纷纷戴上了金色的铃铛链子 金色的眼眸在看向黑手党时装满着嘲讽

在看到女孩时 太宰的眼睛瞬间亮了
快步走了过去牵起她的手
“美丽的小姐 ~ 请问你的芳名 能否跟在下一起殉情呢~“

“我吗~ 北间木末冬 至于殉情的话请容许我拒绝^_^“
白静的脸蛋和淡然的语气 让人无法联想到刚才凌厉的歌声

侦探社众人:难得看到一个女孩能够淡然的回答太宰。。

“那请问小姐的攻击为什么会避开侦探社的各位呢? “
太宰脸上依旧笑眯眯的问

“啊。。关于这个嘛~因为那边那个大叔很帅呀~“

大叔。。。?
众人默默的把目光放在自家社长的身上
敢情是因为社长的美色(?而逃过一劫吗
福泽谕吉嘴角抽了抽 不知该如何回答
第一次有人用帅来形容他

太宰则是一脸拐卖小孩奸商的表情邀请着北间木加入侦探社 毕竟组织的势力正在往橫滨袭来 多一个助手总归是好事
而一时间也没人阻止太宰

北间木想了想 应了下来

目光随即扫向了倒在地上的黑手党和勉强能站起来的中也
淡粉色的唇勾起了讽刺的弧度

“呐 我说那边那个橘头发先生 要是不赶快救治的话 你的手下死光了我可不负责“

嘲讽的话说完
跟太宰要了侦探社地址后 就转身自顾自的走进森林的深处

TBC。。。
天知道我到底写了什么 。。。
虽然很烂 但我还是要厚脸皮的发上来
后续的话。。。会写的。。吧 估计没人看

歌的话 参考 朱隠し的副歌








崽崽要抱抱-4-


恩。。小学生文笔

"大家 开饭啦~“
阿妈从厨房探出头叫大家来吃饭,
可能因为人类的习惯所以喜欢做普通的饭菜,
达摩就当成饭后甜点。
寮里的式神也吃得挺欢。
这个寮里有两个饭桌。。
单身汪的饭桌。。(犬神:汪汪汪?翻译:要不要来碗狗粮?)
还有现充的饭桌。。以前只有酒茨的饭桌。恩
大天狗直接抱着崽子坐在了现充那桌。
酒呑见怪不怪的喝了口酒,茨木倒是很兴奋,拉着酒呑噼里啪啦的说了起来
“吾。。老公你看 有人来跟咱们一起啦!我们。。唔!“

酒呑对那句老公很是受用,转过身对着茨木就是一个吻。
众人默默的拿起了墨镜。

萤爸爸不怕死的对着大天狗酸溜溜的说
“大天狗大人,您不是还没找到命定之人嘛 怎么就坐到现充那桌啦?“

大天狗挑了挑眉,停下了帮崽崽顺毛的手。低头看着崽
“再过不久吾就是现充了 “
虽然怀里人现在小小的惹人怜爱,但是还是长大了的好。
 。。。

萤爸爸再一次的蹭上了雪女的伪36D

“好了好了别吵了 水饺还吃不吃了啊?“
阿妈适时的打断了式神间的吵闹,不好好吃饭可不行。

热腾腾的饺子上了桌,大家吃的不亦乐乎。
山兔和萤爸爸抢着同一个吃。
姑姑抱着新来的小青行灯吃。

阿妈欣慰的看着各个式神,
[还是平平淡淡好,每个都舍不得当狗粮,
就这样吧]

大天狗细心的吹凉了饺子,喂到了崽子嘴里。
第一次吃的崽子吧唧吧唧吃的满嘴都是。
大狗子一边投食一边拿着手巾给崽子擦嘴,
一副全能奶爸的样子让众人忍俊不禁。
酒呑看着他俩想起了他跟茨木刚来的时候,两个小团子抱着睡觉的画面。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抬手擦了擦茨木的嘴角。



单身狗表示受到10000万点暴击伤害全体阵亡。




不要怀疑 里面出现的ssr我都没有 纯种非洲 找我请打灯
下一章应该会是酒呑和茨木的小时候回忆。
有什么意见都可以提出哦 什么梗都可以提议哒

[崽崽要抱抱]-3-

厚脸皮得来发文了
我知道我文笔很废.( •̥́ ˍ •̀ू ) 

崽崽醒来后发现自己睡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小家伙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

“咦,小生嘴里含着神马“
抽出手指一看,崽崽愣了下,慢慢的抬起头端详着温柔大哥哥的脸。金色闪闪发光的发丝,背后黑色的翅膀,羽毛光滑整齐。

“咦 大天狗大人嘛 哦 就是辣个很温柔的大哥哥嘛。“



[诶!?!?大大大天狗大人!?!?!?传说中的ssr?!?! 嘤嘤嘤嘤嘤嘤 我咬了大人的手指,嘤嘤嘤 ,小生要变成狗粮了嘤嘤嘤,小生还没找到命定之人哇嘤嘤嘤]

崽崽的眼眶蓄满了泪水,想趁着大天狗睡着的时候开逃。
谁知道小爪子刚刚移动就被一只大手抓个正着。

全身的毛顿时炸开了,小尾巴一抖一抖的。
崽崽慢慢地转过身,一双天蓝色的眼睛正看着自己,大手揩油的玩弄自己的肉球球。
刚才还在眼眶里的眼泪马上吧哒吧哒的往下掉。

“嘤嘤嘤 小生不好吃不要吃小生哇 嘤嘤嘤
小生不咬你的手指了呜哇 ~~~~“

崽崽似乎忘记了大天狗就是温柔大哥哥的事情。

[这孩子水做的么,咋就这么爱哭,我也没说要吃他呀?“
一脸黑线的大天狗无奈的看着在自己怀里大哭的孩子,安慰还是得安慰一下。

松开小爪子,双手穿过崽崽的腋下抱起来和自己平视
“我没说要吃你啊 ,你蠢啦?
还是哭傻了?恩?“

闻言崽崽立马停止哭泣,小鼻子还挂着鼻涕,
“真的吗?真的不吃小生吗?“
大天狗无奈的先放下他
拿起手巾擦了下崽的鼻涕。

“恩不吃 走了,我们洗手吃饭“
 
说完大天狗就抱着自家崽找阿妈吃饭去了。

崽崽仰头看着大天狗的容颜,突然伸出爪子摸了摸他的脸。软软的触感让大天狗恍了恍神

大手握住爪子,玩弄般的揉了揉肉球。
惹得崽崽脸红扑扑的 抽回了自己的爪子 ,安安分分的待在大天狗怀里。

草爸爸刚从基佬童子的辐射范围里逃出,又被这边大天狗和崽闪瞎了眼。

手中的蒲公英瞬间断裂,
看见了飘过去的雪女立马就扑过去蹭在那对伪36D上

雪女一脸明了的摸了摸草爸爸的头

“恩 ,该去找八百那女人八卦了 又来了一对cp“

TBC



[崽崽要抱抱] *2*


我又厚脸皮的来发文了!
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评论哦

大天狗抱着崽子准备回去美美的睡个回笼觉,
路上见到了基佬童子在房门前腻腻歪歪。
俩人还没来得及打招呼 ,就看到了大天狗脸上挂着傻笑走了过去。

好好的ssr就这么傻了。

“吾友 他这是咋啦 傻了么?“
酒呑眼尖的撇到了大天狗怀里的一抹白色。
听到了茨木对自己的称呼,略带不满的将人狠狠的搂进怀里
“叫老公。。
 恩 估计他们是要发狗粮了“

伸手摸了摸白色柔软的卷发,听到茨木红着脸说出来的小小声的老公 ,顿时觉得这世界真是美好。

在不远处的萤爸爸翻了翻白眼,忍住拿蒲公英抽他俩的冲动心想
“老子天天吃你们的狗粮了,多一份又不会怎样...
不会才怪...“

萤爸爸第一次萌生了想把脸埋进雪女伪36D的念头。

(阿妈:这是一个杯伤的故事)

大天狗回到自己的房间,轻手轻脚的护着毛团躺下盖好被子。

小家伙吧咂着嘴往大天狗怀里钻。
亲近的举动让大天狗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

用袖子擦了擦小嘴流出的口水,抱着团子就睡了过去



“啊呜。。达摩好次~咦 味道好奇怪,咸咸的。“

大天狗哭笑不得的看着闭着眼抱着自己手指啃的毛孩。还没发育完全的的虎牙圆圆润润的 ,咬起来也没多疼。

粉色的小舌头在手指上舔来舔去的 ,舔得大天狗心痒痒

“这孩子到底做了什么梦啊。。?“

*两分钟前*

向来浅眠的大天狗被小崽子的不安分吵醒了。
疑惑的看着怀里的崽
只见崽崽小手在半空中乱抓 不知道想抓什么 。
小尾巴一甩一甩的。

大天狗伸手想把小手收回来 只是乱抓的小手一碰到大手 就马上扑上去抱着不撒手啃了起来。

狗子愣了一下 只能哭笑不得的随着妖狐咬。

TBC.

[崽崽要抱抱]

CP:狗崽 酒茨
ooc严重 私设满天飞 幼崽有 第三人称

非洲人表示想要ssr 作为26级还只有5只sr的阿妈听说撸文能出ssr 决定撸文

-----我是可恨的分割线------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声响彻天际的叫声硬生生的把某阴阳寮的式神们吵个底翻天

最先醒来的姑姑来到了自家阿妈的房间

一打开门却看到平时就痴汉的的阿妈 现在更痴汉的盯着召唤阵里的毛团子

小小的身子  大大的狐狸耳朵 毛茸茸的尾巴。。。



连一向稳重的姑姑也淡定不起来  对着门外就喊

“ 狗子啊!! 阿妈给你找到媳妇儿啦!!“

前前后后更多的式神们围了过来 

女式神们看见在阿妈怀里缩成一团的崽崽 个个眼里都冒起了红心 。
尤其是姑姑周身更是散发出了母性光辉

这时被吵醒的大天狗浑身散发着黑气 正准备去收拾自家阿妈
还没走到阿妈的房间便听到了式神们的吵闹声 。。
这让喜欢宁静的大天狗皱起眉毛

见大天狗大人来了 众式神纷纷自觉的让路
没多久大天狗就看见了在阿妈怀里的毛团

质问的话没问出口 倒是被眼前的孩子惊艳了一把
一动一动的耳朵  配上毛茸茸的尾巴
金色的桃花眼眼里装的不是妩媚  而是满眼的纯真
长长的睫毛扑扇扑扇的 看起来甚是可爱

[好想摸摸那尾巴]
这是大天狗心里现在唯一的(痴汉)想法

小狐狸也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眼前帅气的大妖怪看呆了  金色双眼里映出了大天狗挺拔的身姿

这时山兔小盆友突然戴着小鬼面具从旁边蹦出来
凑到小狐狸眼前 还发出了鬼叫的声音

虽然这对成年妖怪没什么冲击力 但是对于刚出生的崽子来说怪是怪可怕的
只见毛团子扁了扁嘴 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唔哇~~!!!阿妈我怕 哇~“
一边哭还一边往阿妈怀里钻
你们能想象一只崽子扁着嘴 哭的惊天动地的萌样吗
软濡的哭声让女式神们慌了起来 小山兔愣是没料到自己会把小狐狸吓得辣么严重 也开始大哭

阿妈现在是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还好最有奶孩子资历的姑姑还有理智的往阿妈那想把崽崽抱过来

只是手还没碰到崽子 就被咱大天狗大人抢先了

空出手的阿妈赶紧去安慰山兔小盆友

看着在自己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家伙  满脸的冰霜在看到小狐狸的眼泪时瞬间破碎 透出一丝丝的慌张 心里那叫一个疼

修长的指尖温柔抹去金色眼瞳边挂着的泪珠

 平时看起来强劲有力的大手 此时此刻的动作却是那么的轻柔 像是怕弄碎了怀里的珍宝般的小心翼翼

“乖 不哭了 “

温柔低沉的嗓音哄着小团子 总是把他哄安静了

哭泣已经耗去了妖狐的大半精力
小家伙努力睁大眼睛想看清眼前的这个温柔大妖怪(然而对其他人并不)的面容
但是却不敌睡意
沉沉的在这个温暖宽阔的怀抱里睡去

看这孩子可爱的睡脸 大天狗微微的勾起嘴角

从来没见过大天狗这么温柔的一面 式神们惊讶的下巴快掉地上了 除了一脸笑意的八百比丘尼 这女人总是这么从容不迫

冷冷的撇一眼八百比丘尼和阿妈
大天狗便抱着孩子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到底谁是主人啊!!ssr心思人类摸不透!] 阿妈苦逼的望天 整理一下思绪便让院子里的式神散了

第一次发文希望各位小天使和太太指点(T▽T)